相关文章

福州仓山环保局官员当内鬼 查黑电镀厂扑空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xmlyjj.com/

东南网12月18日讯(海峡都市报记者 朱敏敏 通讯员 曹永康 甘圆方)

近年来,福州仓山区成为黑电镀厂重灾区,虽然环保部门下大力气严查,但黑电镀厂屡屡死灰复燃,为此被省环保厅挂牌督办,本报也曾多次曝光。仓山黑电镀厂曾屡禁不绝,主要原因自然如部门所称“违法成本太低”。但近期,仓山区检察院的侦办工作显示,仓山区环保局出了内鬼,也是重要原因之一。

记者获悉,福州仓山区环境监察大队二中队原中队长林某,收了黑电镀厂老板的好处费后,得知执法人员要回访检查,竟向企业老板通风报信,导致执法人员一度扑空。直至市民再度举报,执法人员突击检查,方才抓住现行,最终事情败露。近日,林某被福州仓山区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。

高污染废水直排两电镀厂被举报

男子林某40岁,中专文化。2013年6月,时任仓山区环境监察大队二中队中队长的林某,在接到省环保厅交办件和市民举报后,对仓山区盖山镇尚保村的陈某电镀厂、黄某电镀厂这两家相邻的无证企业进行查处。

“电镀厂是严重污染企业,凭我多年的工作经验,不用检测就知道这两家无证企业重金属严重超标。”到案后,林某供称,电镀液里最少都含有锌,工艺要求高的,还有镀铬或镀镍。这两家电镀厂,就是既有镀锌也有镀铬。他说,不单如此,这两家无证电镀厂的废水都是没经过任何处理,就通过车间的暗井直排墙外水沟,这对环境有极大污染,是严查对象。

可是,检方介入后却了解到,林某不仅未按规定对两家电镀厂排放的污水取样送检,也未将案件移交司法机关追究涉案人员的刑事责任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收了四千好处费谎称电镀厂已拆

据陈某电镀厂老板陈某(另案处理)称,仓山区环保局现场查处当天,他不在厂里,同时被查的还有隔壁的黄某电镀厂。两家都没有办理相关审批。后来,仓山区环保局通知他和黄某去做笔录,因此他们认识了经办人林某,并留了他的电话号码。

而后,黄某电镀厂老板黄某(另案处理)向林某求情,要求宽限一段时间,让他把手上订单的尾货赶完,陈某也托人找林某说情要求宽延。林某竟然同意了,并收受黄某贿送的4000元好处费。

同年7月4日,林某欺瞒领导,反馈两家电镀厂6月25日已自行拆除设备。

听说上级要回访忙给黑工厂报信

7月16日,离林某反馈两家电镀厂自行拆除设备不到半个月,环保部门再度接到市民举报称,陈某电镀厂、黄某电镀厂仍在排污。次日,林某得知省厅等领导要下来对两家无证电镀厂进行回访,急忙打电话给两个厂的老板通风报信。

7月17日,省、市、区环保部门执法人员赶到现场后看到,两家电镀厂的设备已全部拆除,电镀坑槽也已填平。

事后,执法人员觉得不对劲,又几番电话联系举报人。8月5日晚,举报人再度举报,两家电镀厂夜间仍在生产。当晚,执法人员突击检查,发现两电镀厂正在生产。

黄某电镀厂的老板黄某交代,此前,仓山区环保局让他停止生产后,他其实还在继续加工作业,设备也没有搬走,而是藏在厂边空地上,没人时就拿出来偷偷生产。

当事中队长曾多次收受其他黑厂贿赂

该案之后被移送仓山警方立案侦查。2013年9月至12月间,涉嫌环境污染犯罪的陈某电镀厂、黄某电镀厂老板陈某、黄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先后到案。2014年2月,林某被停止中队长职务。

林某还供称,2013年3月,他在巡查中曾发现温某、刘某等人在仓山区盖山镇吴山村租用村民厂房经营无证电镀厂。他未按规定予以处理,接受了温某的手下刘某代为送来的3000元。之后,他还数次收受温某贿送的钱款2.5万元,致温某、刘某等人非法经营的无证电镀厂继续生产经营,直至今年3月。

温某称,检察机关去年底查林某时,林某怕了,担心事情败露,曾把收受的2.5万元好处费通过转账,退还给他,试图蒙混过关。

检方称,林某作为负有环境保护监察职能的行政执法人员,徇私舞弊,对应当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件不移交,不移交刑事案件涉及4人次;以罚代刑,放纵犯罪嫌疑人,致使犯罪嫌疑人继续进行违法犯罪活动,情节严重,其行为已触犯了刑法的相关规定,涉嫌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和受贿罪。

东南网12月18日讯(海峡都市报记者 朱敏敏 通讯员 曹永康 甘圆方)

关注理由

近年来,福州仓山区成为黑电镀厂重灾区,虽然环保部门下大力气严查,但黑电镀厂屡屡死灰复燃,为此被省环保厅挂牌督办,本报也曾多次曝光。仓山黑电镀厂曾屡禁不绝,主要原因自然如部门所称“违法成本太低”。但近期,仓山区检察院的侦办工作显示,仓山区环保局出了内鬼,也是重要原因之一。

记者获悉,福州仓山区环境监察大队二中队原中队长林某,收了黑电镀厂老板的好处费后,得知执法人员要回访检查,竟向企业老板通风报信,导致执法人员一度扑空。直至市民再度举报,执法人员突击检查,方才抓住现行,最终事情败露。近日,林某被福州仓山区检察院依法提起公诉。

高污染废水直排两电镀厂被举报

男子林某40岁,中专文化。2013年6月,时任仓山区环境监察大队二中队中队长的林某,在接到省环保厅交办件和市民举报后,对仓山区盖山镇尚保村的陈某电镀厂、黄某电镀厂这两家相邻的无证企业进行查处。

“电镀厂是严重污染企业,凭我多年的工作经验,不用检测就知道这两家无证企业重金属严重超标。”到案后,林某供称,电镀液里最少都含有锌,工艺要求高的,还有镀铬或镀镍。这两家电镀厂,就是既有镀锌也有镀铬。他说,不单如此,这两家无证电镀厂的废水都是没经过任何处理,就通过车间的暗井直排墙外水沟,这对环境有极大污染,是严查对象。

可是,检方介入后却了解到,林某不仅未按规定对两家电镀厂排放的污水取样送检,也未将案件移交司法机关追究涉案人员的刑事责任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收了四千好处费谎称电镀厂已拆

据陈某电镀厂老板陈某(另案处理)称,仓山区环保局现场查处当天,他不在厂里,同时被查的还有隔壁的黄某电镀厂。两家都没有办理相关审批。后来,仓山区环保局通知他和黄某去做笔录,因此他们认识了经办人林某,并留了他的电话号码。

而后,黄某电镀厂老板黄某(另案处理)向林某求情,要求宽限一段时间,让他把手上订单的尾货赶完,陈某也托人找林某说情要求宽延。林某竟然同意了,并收受黄某贿送的4000元好处费。

同年7月4日,林某欺瞒领导,反馈两家电镀厂6月25日已自行拆除设备。

听说上级要回访忙给黑工厂报信

7月16日,离林某反馈两家电镀厂自行拆除设备不到半个月,环保部门再度接到市民举报称,陈某电镀厂、黄某电镀厂仍在排污。次日,林某得知省厅等领导要下来对两家无证电镀厂进行回访,急忙打电话给两个厂的老板通风报信。

7月17日,省、市、区环保部门执法人员赶到现场后看到,两家电镀厂的设备已全部拆除,电镀坑槽也已填平。

事后,执法人员觉得不对劲,又几番电话联系举报人。8月5日晚,举报人再度举报,两家电镀厂夜间仍在生产。当晚,执法人员突击检查,发现两电镀厂正在生产。

黄某电镀厂的老板黄某交代,此前,仓山区环保局让他停止生产后,他其实还在继续加工作业,设备也没有搬走,而是藏在厂边空地上,没人时就拿出来偷偷生产。

当事中队长曾多次收受其他黑厂贿赂

该案之后被移送仓山警方立案侦查。2013年9月至12月间,涉嫌环境污染犯罪的陈某电镀厂、黄某电镀厂老板陈某、黄某等4名犯罪嫌疑人先后到案。2014年2月,林某被停止中队长职务。

林某还供称,2013年3月,他在巡查中曾发现温某、刘某等人在仓山区盖山镇吴山村租用村民厂房经营无证电镀厂。他未按规定予以处理,接受了温某的手下刘某代为送来的3000元。之后,他还数次收受温某贿送的钱款2.5万元,致温某、刘某等人非法经营的无证电镀厂继续生产经营,直至今年3月。

温某称,检察机关去年底查林某时,林某怕了,担心事情败露,曾把收受的2.5万元好处费通过转账,退还给他,试图蒙混过关。

检方称,林某作为负有环境保护监察职能的行政执法人员,徇私舞弊,对应当移交司法机关追究刑事责任的案件不移交,不移交刑事案件涉及4人次;以罚代刑,放纵犯罪嫌疑人,致使犯罪嫌疑人继续进行违法犯罪活动,情节严重,其行为已触犯了刑法的相关规定,涉嫌徇私舞弊不移交刑事案件罪和受贿罪。

作者:朱敏敏 曹永康 甘圆方